您现在的位置:W彩票第一中学>> 晨晖报>>正文内容

【第43期第六版】流金滤沙(回眸不朽经典)

世界上没有绝望的处境,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


生命因你而美丽
高一选(3)  瞿莹

    遇上你的那一刻,整个世界也都温柔起来了。也许我与你是有不解之缘的。妈妈说我小时候好乖,安静地在沙发上坐着。偶尔有时哭出声,家人便拿一张报纸在我面前一晃,我便立即破涕为笑,忙着去“研读”文章,不管能否看得懂,就连报纸拿反了也毫不在乎。这就是我与你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你有个好听的名字——“书”。
    我并非一个天生爱咬文嚼字的孩子。但为了应付功课,我不得不常捧着课本摇头晃脑地吟诵着。人们常说“日久生情”,果不久我就沉醉在美文的空间里不可自拔了——阳光下,捧着一册《古文观止》,碧绿的丝带温柔地栖在纸上。浅吟低唱,让千年的时光静静地拂过心头。此时,平凡的人物也沐浴在圣洁的光辉里。无需多言,就这样注视文句,依恋于你的温情。
    喜欢你,喜欢一页页白纸黑字的清明,喜欢那简单的深度。文字让我有种安心坦然的感受。暗夜里,煮一盏香茗,苦中微甘的气息随着雾气萦萦袅袅地飘出。翻开书,久居都市被喧嚣侵扰的心便沉静了下来,洗去名利的铅华,还原真实的自我。因为你,我徜徉于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空灵,惊羡于“三千弱水,只取一瓢饮”的超然,倾倒于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洒脱。
    朦胧间,看见你裙袂飞扬,飘动的衣袖如翩翩的蝶。在你的指点下,我看见:太白的那轮明月不知醉倒了多少文人,易安的“梧桐更兼细雨”也淅沥了千年。蓦然回首,又在灯火阑珊处见到了柳永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……“春游芳草地,夏赏碧荷池”。走过诗坛的四季,含英咀华,品味着前人一点一滴的爱恨离愁,浓缩的画意便晕染开来,口齿留香。
你如一泓清泉,轻柔地滑过心间,深情地奏响“叮咚”的谣曲。而我听见,你回旋激荡的奏鸣一样振聋发聩——汩罗江畔的行吟、易水河岸的慨歌无一例外地演绎了生命的波澜壮阔。因此,我渴望从你的另一面多元地品读你的风韵。
    读张爱玲,我看到一颗敏感的心在风雨飘摇中滴血,却仍在泥泞中寻求希望;读鲁讯,听他尖锐的嘲讽,任他不羁的才气在铿锵的呐喊声中化作华丽的豹尾,鞭笞封建的脊梁;读孙犁,我会因日寇的惨无人道生出咬牙切齿的恨,更会为中国人民的奋勇抗争而血脉贲张。
    我会因《孔雀东南飞》的爱情悲剧潸然泪下,也会因李香君痛骂阮大铖而抚掌称快;我会为柳宗元的政治失意痛苦,也会为保尔坚定的革命信念振奋。你忧,我亦忧;你乐,我亦乐。那深深打动我的文字韵脚,分明是你的心跳啊!
    在这与你朝夕相伴的日子里,我少了一分烦忧,多了一分欢笑;少了一分无知,多了一分成熟。“问世间书为何物,直教我生死相许。”书,我的生命因你而如夏花般绚丽;而你,则是我生命里一道最美的风景。
 (第十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获奖作品,指导教师:邵云)

 


那手中的梧桐花又何必放下
——读《浮生六记》后感

高一选(1)郭蓉榕

    那一年,那一个女子,那一次不经意的回眸,留下了那一段记忆,如同春暖时分飘过庭院的第一缕花香,芬芳刹那成梦。
    可是秋风终于乍起不绝,繁华零落成泥,世间之美总蕴含了短暂的宿命,正若那晨风中凝在嫩叶上的一滴朝露,晶莹纯粹却转瞬即逝。这大概就是美人如花凋谢,红颜多次不桀。你看那朝阳夕照何其耀眼夺目,也不过是匆匆地风流云散,昙花一现罢了。
    虽深恨美不长存,偏世上还有一些惜美之人——瞻望梨花带雨,雾余林畔,月下尘风,便终生不能忘怀。百般思量之际,无它法,只得付诸文墨,留此一脉余香于辞章卷帙,给后人一个若即若离的背影,还自己一个若远若近的回忆。
    于是吾侪好美之徒才得观瞻此美此情此憾。精研默久,抚案怅惘,涌上心头二三愁绪,不可不说,不能不说,遂寥寥数笔,一解浮生清欢。
    李白在《春宴从弟桃园序》中写道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《浮生六记》之名便取于此。
    林语堂在《生活的艺术》中盛赞:“中国历史和文学中最可爱的女子,一个是《秋灯琐忆》中的秋芙,另一个则是《浮生六记》中的陈芸。”她们既不是生活在唐宋的婉约女子,也不是新时代解放风气之下的自由女子,而是生活在清末的性情女子,落魄才子的人妻,又为何博得他如此之高的评价呢?
也许正是归于她们对于幸福最清醒的把握。
    芸娘或许不是最美丽,但一定是最聪慧。她与夫君夫唱妻和,亦偶亦友亦知交,似冰心玉壶,琴瑟和鸣,相知相惜,书写了红袖添香的佳话。虽然沈复谦称,陈芸心不在笔墨,但她自小就有“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”的佳句,才情亦是斐然。
    布衣饭菜,乐可终生,是他们相守一生的真实写照。在流放的岁月里,她自己动手改善居住环境,“初嫌其暗,以白纸代糊壁,遂亮”;为了节俭,她亲手为丈夫缝制衣物,“余之帽袜皆芸自做,衣之破者移东补西”。她的蕙质兰心让平淡苦寒的日子也变得甘之如饴。沈复写陈芸,最妙莫过于“会心”二字。
然而越是美好的故事,悲伤越是来得猛烈。寥寥数语,沈复一笔带过芸娘的病逝,却依旧令人悲不能已。
终于还是孤单飘零……可爱的女子如花娇艳,不过几夜,花香不再,碾落成尘。
    如秋芙所叹,花命也如春短,爱情、婚姻、生命,还有如花般的女人,都是春天的花朵,美好而短暂。
那些与我们同行的美好,就像我们人生途中,手握着的梧桐花,如果放下了,他们就会寂灭了去。
    如果我们爱这人世间的繁花似锦,也要有勇气,去承受满眼的草木凋零。
    如若我们手中握有那些梧桐花,又何必轻言放下?

 


一种深久的不安
高一(15)班   黄  晓

    我以一种深久的不安,看着时光一点一点冲淡百年的印迹;我以一种忧伤的不安,看着灯红酒绿弥漫天地;我以一种沉重的不安,看着昔日的繁华都市化为残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题记

    沿着历史的长河漫步,脑海中忽然浮现出《牡丹亭》的词来: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。”姹紫嫣红的往事,五光十色的从前,中国曾从风雨中走来的一个又一个五百年。多少的文化,多少的积淀,如今的我们却不再在意。在一簇簇文明之火熄灭之时,心中的那一份人格的坚守似乎也如流沙般悄悄流逝。
    为什么美好的事物总要毁于愚昧中,销声匿迹于灯火繁华之中?可你们——灵动的文明之光又似乎从未离开过,一直在我们身旁。
    每当有人为名利点头哈腰,为权势轻易折腰时,你锐利的目光似乎都会如箭般投来,彼时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,是你铮铮铁骨中最真挚的情怀。当世俗的眼光抛向利益、抛向权贵,你却用洒脱、坦诚和不羁固守住自己的精神家园。在最真实的追求里,在最热切的向往中,你“秀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”,成了文人骚客无可企及的神话。而此时,你用那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看着现在的这个追名逐利的社会,看似平淡的眸子里却隐藏着极深的愤怒与失望。我不安,因为虚荣可以战胜理性。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是你回归自然的超脱与欣喜;“人生似幻化,终当归空无”是你大彻大悟的平静与澹然。在金银绸缎前,你却毅然选择离开。翠松掩映,亭台错落,竹影婆娑,氤氲弥漫,彩廊斑驳,青砖灰暗,质朴近乎简陋、粗率近乎原始,这才是你所心仪的吧。“悦亲戚之情话,乐琴书以消忧。”你喜话家常,以琴书为伴。你清醒地认识到这就是你的幸福——与世无争,寻农家身隐之喜乐。可是在现在的社会里,有很多人不能清醒地认识幸福到底是什么。他们仍在苦苦寻找近在身边的幸福,他们的眼睛被浮云遮住了,他们的心灵被烦恼压抑着。“唉——”我似乎听到了你深深的叹息。你的声音很轻很轻,却如一粒石子从高空落下,很重很重地砸到我的心湖里,溅起一片水花。我不安,因为心灵的重担使人们失去了感受幸福的能力。
    拥挤的公交车上,人们推推搡搡,嫌恶戒备的眼神表达出内心的庸俗;开满鲜花的小路旁,没有驻足观赏的人群,只有匆忙而机械地向前迈步的双脚……我在人群中彷徨,蓦然回首时,却没有人在灯火阑珊处。
我深久愤恨的不安。为什么那一份份美好的品质却偏叫尘埃遮没了它的光辉,为什么不可以替它点燃一盏明灯,将它温暖?这品质曾是点亮亘古的黑暗照亮世界的光,如今却在一片歌舞升平中渐渐消亡。
    我不忍。所以,我以一种深久的不安,要去寻找它,让人们看看,归来的它,更加有星辉的智慧、流水的空灵和磐石的沉着。还记得仓央嘉措的诗:“那一世,我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来世,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。”我不仅遇见了它,更要带它回家。
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文章